嵩县股票配资:西少爷创始人孟兵:中国未来的机会不止在国内,一定是在世界各地

时间:2019-05-29作者:长春新闻网(ninidao.com)

加拿大时间5月26日,由亿欧主办的“中餐世界观·加拿大站2019年全球餐饮产业创新峰会”在加拿大万锦市政厅顺利落幕。参加本次创新峰会的嘉宾有万锦市议员何胡景、亿欧公司董事合伙人李双、加拿大中餐及酒店管理协会会长侯朋朋、JFS集团CEO Alexander Cave、眉州东坡合伙人郭晓东、西少爷创始人兼CEO孟兵、海归职场能量实验室首席导师高超等。

在此次峰会上,亿欧公司董事合伙人李双发布了《美食无疆界,世界零距离——餐饮企业全球化案例研究》,此份报告聚焦正在进行全球化的餐饮品牌,梳理品牌在进行全球化时的举措及难题,预判餐饮国际化未来发展方向,并为有志于出海的餐饮品牌提供切实可行的落地建议。

同时,李双代表亿欧公司与CCECU(加中企业资本联盟)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书》,共同促进双方具体业务的开展。在峰会晚宴上,李双、孟兵、郭晓东还被CCECU授予加中合作促进顾问荣誉称号。

峰会上,西少爷创始人孟兵发表《新餐饮时代,商业模式范例》演讲,其主要观点如下:

1、连锁企业的快速扩张离不开资本的助力;

2、企业应将核心部分牢牢抓住,非核心的部分借助外力可事半功倍;

3、正宗其实是一种“文化霸权”,文化在传播和扩散中,一定是融合状态;

4、饮食文化变迁的背后其实是人类的迁徙历史;跟贸易一样,文化的顺逆差中也会产生巨大的机会;

5、中国未来的机会一定在世界各地。

首先非常荣幸这次可以到多伦多来和大家交流,最近一周的时间,我们探访了很多多伦多的同行,确实产生了很多思维的碰撞。稍后我给大家分享下这几年国内发生的变化及在这个过程中,我的一些观察和思考。

西少爷成立于2014年,在做这家公司之前,我是在腾讯和百度这样的互联网行业中,当年我是wechat最早的国际化工程师团队成员之一,但我为什么后来转做了餐饮行业呢?

实际上这是源于在中国国内过去几年,尤其是2013-2015年,很多互联网人才大规模涌入传统产业,开始重塑很多行业,餐饮也是其一。

除了餐饮O2O、餐饮SaaS等方面的技术改造外,餐饮的模式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其实2014年,同时诞生的连锁品牌还有很多,西少爷算是其中发展非常快、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个品牌。

西少爷的第一家店,特别像美国品牌shakeshack,我们两个品牌的第一家店都是从一个小房子起步。西少爷是在北京一个叫宇宙中心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十字路口,跟shakeshack在中央公园的第一家店一样,我们的店从早晨7点半到晚上9点钟,每天都能排队快一百米。

我们知道在过去这几年当中,中国的网络媒体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从4月份开一家店到后面短短几个月之内,西少爷受到了国内几乎所有的一线媒体的关注,包括央视帮西少爷拍摄了一些公益广告、纪录片,凤凰卫视、东京电台等每一年都会跟踪报道西少爷。

行业中出现了一批快餐品牌,都受到了整个社会包括资本等的关注。

在14年的6月份的10月份,我们就获得了接近1亿人民币的融资。与此同时,我们也引入了大量的专业人才,比如说麦当劳、星巴克体系的很多管理人才,弘毅投资和今日资本是我们的两位机构股东。

连锁企业的快速扩张离不开资本的助力

最近我在跟加拿大的一些中餐老板沟通的时候,发现大家可能对股权融资还是非常陌生的。但如果说一个连锁企业需要高速发展,仅靠自己的利润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看刚才亿欧的小双总分享的一些数据,大多数的美国连锁巨头如星巴克、麦当劳在很早的时候,其实都借助了资本的力量谋求发展,星巴克是1992年上市的时候,应该只有110多家门店,上市之后市值达2亿美金,麦当劳500家店左右的规模上市的。

那么,经过多年的发展,麦当劳和星巴克现在已经分别有3万多家或者接近3万家门店,(据星巴克最新财报显示,其全球门店数已达30182家)借助资本或者上市,第一可以快速扩张所需的资金,此外还可以以并购的方式向前发展。比如星巴克在进入很多海外市场时,首先并购一些咖啡连锁企业,然后调整门店结构,进而实现快速扩张。在过去几年国内也有很多公司借助同样的方式实现了快速扩张。

比如说我们要开一千家店或者一万家店,开店的资金起码需要100到200亿人民币。

如果说仅靠自己的利润的话,速度会非常慢。在这里讲一个特别有趣的中国案例,这家公司是一个做咖啡的企业叫瑞幸咖啡。从成立从第一家店到纳斯达克上市,一共就花18个月时间,如今IPO的市值是40亿美金。我们知道星巴克IPO的时候市值只有2亿美金。对,这个其实就是中国的速度。当然了,这也得益于中国咖啡产业的相对成熟。西少爷在中国市场虽然说已经很快,但是由于中餐的整个供应链体系、人才体系还是起点低一些,所以可能比咖啡或者汉堡连锁可能要花稍微长一点时间。但是在过去这五年当中,国内的人才储备,法制环境,包括融资环境都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善。

今日资本和弘毅投资是我们两个最重要的股东。今日资本是京东早年最大的投资人,京东在A轮融资的时候卖了40%的股票给他。国内的美团,在和美团合并之前的大众点评,包括赶集网、网易等很多一线的互联网公司,他们投资的。弘毅投资就更大一些。它是国内非常领先的一家管理资金规模超过100亿美金的PE,在2014年左右,花了10亿欧元全资收购了英国的Pizza Press ,这是一家有50年历史的英国本土最大的餐饮企业。

借助这些非常有经验的机构,在过去几年当中,不光是资金行业的经验,包括对于未来上市融资的这种背书,其实都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推动力量,如果你决定要做连锁企业,一定不要抗拒资本。

企业应将核心部分牢牢抓住,非核心的部分借助外力可事半功倍

在我们2014年获得融资之后,到今年我们刚刚走过第一个五年,现在的西少爷在北京和深圳有接近50家自己的全新门店,在过去几年当中,我们也建立了非常强大的供应链体系。

我们知道,其实一个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所依赖的体系也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

比如说眉州需要培养很多厨师,一万名员工里面有接近一千名厨师,这样的话,其实人才的培养,获取这种人才的标准化会成为他们扩张当中非常难的一个问题。

但是快餐之所以能够做到规模很大,其实是得益于它是一种食物的便利店。西少爷包括国内的新一批的连锁餐饮品牌,在最初的时候,其实就解决了标准化的问题。比如说我们要来北美市场,是不需要厨师的,我们原公司在国内所招聘的所有员工,入职三天,所有的岗位都能学会,所以单从操作上来说,是非常简单的。

在供应链体系上,在过去这五年当中,西少爷不仅建立了自己的工厂,其实跟我们合作的厂家,也超过了十家,比如说有中国的顺鑫农业,可能是一家几千亿人民币的公司,奥运会的合作伙伴,包括中粮,还有中国的龙大肉食、双汇等,其实有点类似于麦当劳在成长过程中,我们知道它培养了他的物流体系-夏晖物流,食品加工企业福喜。所以其实我们在过去几年当中是做了这样特别深度的改造,实现了从设备、门店,工厂等大部分环节的自动化。

另外在食品方面,我们从差不多2015年开始和中国在食品领域最顶尖的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的烘培实验室合作,这个实验室最早的导师是中国唯一一个烘培的院士,我们在研究面粉,面粉其实就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混合物,我们已经研究到非常精细了。

另外在去年,我们还在天津建立了一家专门为国内中小企业服务面粉加工厂,这家工厂每年的产量能达到三亿吨。我们可以提供一种模式的参考。核心的部分我们建立自己的工厂,自己研发设备,但对于大多数非核心环节,我们选择与非常专业的供应链公司合作,刚刚有人提到中央厨房,它可能更适合中餐企业。对快餐企业来讲,它还是一个相对更重的模式。

因为在扩张的过程中,其实是需要整个链条快速扩容,如果什么事情都自己做,速度势必就会很慢。

所以说如果我们可以和麦当劳的福喜,或夏晖进行合作的话,进入北美市场,可以直接用它的供应商,那我们就不需要去重新布局,重新建中央厨房,这将是一种非常省力的方式。

正宗其实是一种“文化霸权”,文化在传播和扩散中,一定是融合状态

我们的产品是为中国白领设计了一种非常高效的快餐模型。西少爷门店开设在北京的一些人群聚集区域,比如说国贸财富金融中心、中关村、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等,产品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是一些不同口味的肉夹馍,可能每2到3个月,我们就会定期的进行馅料或者味道的更新。因为我们知道北京是一个在中国内地来讲,人口构成非常复杂的城市,口味喜好的类型也非常复杂。

肉夹馍

这个是我们搭配的第二部分叫副餐。

副餐

图片上只有五种,实际上现在我们有差不多十种,也在不断的更新中。其实,我们的食物除了肉夹馍比较有西北的地域特色外,副餐是没有任何地域痕迹的,这其实算是一种本地化。比如酸辣粉其实来自于四川,我们知道在北京,在西少爷出现之前,酸辣粉做得最好的就是眉州东坡。

西少爷出现之后,东哥(眉州东坡合伙人郭晓东),他在车上亲自告诉我,他太太最喜欢吃的品牌就是西少爷。其他产品,比如说胡辣汤是来自河南,也不是陕西的食物;凉皮其实在整个中国甚至南方,接受度都非常高。在副餐上,我们做了非常多的本地化,在6月初,差不多应该下周我们就要推出西北莜面的那种凉面,我们知道国内有做莜面的品牌-西贝,莜面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具备西北特色的食物。

我们关于本地化的做法,我觉得可以提供给大家做一个参考。比如说北美市场,如何做到本地化?很多人跟我讲“正宗”,我说“正宗”是一种文化霸权。一种文化进入到另外一个地方,一定是彼此间碰撞融合,然后最终达到一个互相融合的、一种非常舒服的状态。其实北美有那么多民族,欧洲有那么民族和食物,但成功进入到中国是市场的就只有披萨、汉堡、意大利面等。面条中国人可以理解是能当饭吃的东西。文化在传播和扩散中,一定最终是一种融合的状态。

所以在这个产品线的设计上,我们不会说一味的把陕西的什么西北人很多东西拿过来,那是不可能的。另外除了前面的这两部分,我们还有一部分饮料,我们也设计了很多特别年轻的饮料,在一些门店内,西少爷也开始尝试售卖咖啡。

我们在北京的门店基本都在白领聚集地,因为我们的售价在国内是快餐品牌中是比较高的,客单价差不多在七加币左右,在国内属于中高端快餐品牌,如今在北京重要的写字楼商圈差不多有接近50家门店,深圳市场我们刚进入。另外,今年我们已经和PiaazPress的国际团队,考虑在香港和东南亚市场建立合资公司。包括这次其实来加拿大特别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个人非常看好,北美中餐市场的未来发展。为什么?我这里多讲一点。

饮食文化变迁的背后其实是人类的迁徙历史;跟贸易一样,文化的顺逆差中也会产生巨大的机会

我们知道美国的食物能够风靡到全球市场,不仅是因为它可能标准化程度更高,看起来更卫生。其实它不一定是一种先进的模式,更深层次,它其实是一种文化的渗透,饮食是文化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当我们去翻看历史中的文化传播,会发现对人类的迁徙来说,其实饮食文化的迁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痕迹。以小麦为例,很多人跟我讲肉夹馍不是来自西安,不是来自陕西的。比如我们在招的一个供应链总监,他跟我讲肉夹馍其实是来自伊朗,不是来自中国,我们辩论了30分钟,后来我查了很多资料,甚至查了考古的一些资料,我发现,小麦文明确实是从伊朗起源的,中国人最早不知晓,在甚至在西汉之前,我们连磨面的技术都没有。小麦的种出来之后,我们会把它蒸熟,在西汉之后才出现了石墨,所以其实很多面点之类的食物确实是从丝绸之路传到中国的。

所以其实我们去研究食物传播的时候,背后其实是人类的迁徙。所以我们现在看100年后中餐在北美市场的发展状况,在时间的长河里去思考,我们会发现一定是因为中国经济腾飞,中国的国家实力崛起,中国的文化才变得更加有影响力。我这两天听到一个词,特别有趣“亚文化”。有人说我们中国文化在这边是“亚文化”,所以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你的食物,对吧?就类似于东南亚的食物,在中国的本土,很难进入到主流市场,而美国就不一样了,我们都觉得它是更先进的,对这种文化也比较向往。

所以文化之间是存在这种势能差的。最近,我们比较关注贸易战,进出口有顺差、逆差,对吧?其实文化也有顺差、逆差,美国就是对中国文化的顺差,我们知道在贸易战当中,进出口的差额变化会产生出很多机会和非常大的经济价值。实际上,文化的这种相对变化也会产生巨大的机会,尤其是作为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时,这个领域里面更会产生特别大的机会。

所以为什么说可能我们判断未来十年二十年在北美市场,甚至在其他市场,中餐具有很大的机会。就是因为中国的文化变得相对更强,我们不是说中国会变成世界第一,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弱势,一旦出现相对的波动,就会出现巨大的空间。

中国未来的机会一定在世界各地

这是我们特别看好这部分市场的原因,所以西少爷也有计划未来希望在北美能够开设至少500家以上的快餐连锁门店。也这次来,我听说很多餐饮企业把多伦多作为一个实验场,甚至有些公司把北美的总部设在加拿大,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特别好的一种思路。

西少爷

这个是我们在北京的一些门店,我们跟很多优秀的设计团队一起合作完成的。其实国内在各个方面和领域,这些年的发展都特别快。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前两天我们拜访了咱们当地一家肉食供应链的企业,我们在沟通过程中发现,在他的认知中,中国猪肉的养殖的技术还是比较老旧的,他觉得中国还是有很多散户在养猪,因为散户很多,所以带来了在中国市场,非洲猪瘟的快速扩散。其实,在国内很早已经不是这样。

养殖技术已经非常现代化,散户在很久之前已经被退出了,因为国内的猪肉价格波动导致散户经常赔钱,所以大家已经不做这个事了。在国内除了这个行业之外,其实各个行业都在快速发展,包括比如说国内有非常多优秀的设计团队等,跟西少爷主要合作的设计团队,其实他们拿过很多国际上知名的大奖。

这里是北京特别重要的一个商圈,微软中国的总部就离这家店差不多50到80米,就着隔一条马路的距离。

西少爷门店

所以这家店有很多的德国人,美国人,这个区域我们叫韩国城,也有很多韩国人,我们每一次换菜单包括价格的变化,他们都非常清楚。这个是其他区域的门店,我们可以看到每家店的人都可能都很多。就我了解到一些情况来看,这边的成本结构很国内的差异很大,比如说在多伦多可能同样面积门店的每月租金可能在4000到8000加币,我们的门店同样在北京的租金则是在2万到5万加币,但是我们的客单价还不如Tim Hortons,而且是已经在北京属于中高价位的快餐消费,这个可能是不同市场需要去考虑的不同模型。

西少爷门店

左下角是我们在深圳的门店。

我们在去年也启动了一些关于国际化的举措,设计了一些国际品牌,因为如果完全用国内“西少爷”三个汉字的话,可能对于当地人来说,就是乱码,完全不能接受吧。所以我们开始在做一些探索,这个也是我们作为探索的其中一个门店,开设在北京的国际会展中心楼下,旁边是阿里巴巴整个大华北区总部,这家店的饮料就非常融合,有拿铁、美式等各种冰咖啡,还有一些年轻人喜欢的果汁奶茶等饮品。

在过去几年,网络营销是一个非常大的风口,催生出了一大批公司。当然有一些公司可能因为网络营销的机会快速出现,但是又由于对产品线和运营不够重视,可能又快速衰落。我们在过去这五年当中,一直是国内在营销领域,应该说是非常为人津津乐道的代表。我们和很多明星,这里面只放了一部分,比如说马伊俐、姚晨、黄轩、文章等都有过合作。去年开始,我们开始进入一些赛事,比如中国网球公开赛,然后还与国内现在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腾讯的全球合作伙伴大会、58同城等达成合作。最近我们也在推进与滴滴包括百度的这种线上下的合作。

因为我们企业的规模不算很大,今年可能3亿人民币,明年可能会超过7亿人民币这样一个规模,但是在年轻人群当中影响力却非常大。所以很多互联网企业哪怕是巨头,如果要做线下的合作,也会首先选择西少爷。这也是西少爷最初的一个愿景。其实我们再开一家店的时候,就希望做一个将来有机会成为一个国际化连锁品牌。这也源自于这个时代给予的机会。在加拿大,可能我们做一家企业会稍微慢一点,在国内,我们知道很多企业节奏非常快,这也是因为国内正在涌现出大量的机会。

其实在这种巨大的机会面前,你自己会被裹挟的向前。那么中国的机会其实不止在国内,很多年轻人说我毕业之后想回国,我们在过去,也招了一些在海外留学很多年的同事。但是我们觉得其实不必要,中国未来的机会一定在世界各地。比如说我们进入北美市场,我们进入一带一路的市场,我们需要很多在当地生活,受过教育的人才。所以其实在随着中国国家的实力这种提升,很多人说中国现在的状况有点像一战、二战时期的美国,可能正在快速的崛起。

也有人说这个世纪都是中国的世纪,所以其实我们再往后看20年,中国一定会出现一批国际品牌。是在座的各位还是西少爷,还是说国内的一些其他的品牌,我们要做的首先要成为最有可能品牌的其中之一。从最初的一家店到如今近50家店,西少爷的初衷一直没变过。在过去这几年当中,我们团队里面也吸引到非常多的优秀管理人才,很多人放弃了原本更高的收入,比如说西少爷的供应链总监,以前是国内一家一千家门店的餐企供应链总监,即使薪水折半,也义无反顾的加入当时只有十家店的西少爷。

为什么?其实是因为我们看好这样一个时代的机会。所以这次过来也特别希望一方面跟打大家进行一些交流,另一方面,也希望西少爷在进入到北美市场时,能够寻找到一些合适的合作伙伴。比如说像星巴克、麦当劳进入到其他市场一样,独资其实是一种比较鲁莽方式。那么我们可能会考虑合资或者其他的一些合作方式,目前可能更倾向于投资的方式,可能会开放一部分股权给到当地的一些合作伙伴,避免我们走弯路。所以如果说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通过主办方联系我。好的,今天我就分享这么多,谢谢各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unzhangcaijing),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长春在线 长春生活网 长春新闻网
原文链接:https://www.ninidao.com/cyzx/mzKOMyO.html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长春新闻网(www.ninidao.com)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