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东风”!武汉怎样成为与长春上海广州齐名的汽车城?

时间:2020-02-23作者:长春新闻网(ninidao.com)

十堰,成于二汽(见前文),但让它感受危机的,还是二汽。随着二汽的盘子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它在1986年凭借系列载货车红火一时,打二汽主意的,不仅是周边的襄阳,还有省内的巨无霸——武汉。

武汉曾经错失过二汽。现在和平年代不打仗了,它也迫切希望二汽的总部能搬迁到武汉。

这是武汉对二汽发出的第一声呼唤。

十堰不会不明白,相较于襄阳,体量更大的武汉更具有威胁。

同时,它也清楚地知道二汽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多年的发展,让十堰和二汽不分你我。

在一篇题为“十堰汽车城何去何从?”的文章指出:在十堰城区,多数居民不是二汽的职工,就是二汽的家属,要不拐弯抹角的也一定有个在二汽上班的亲友,市政府的很多官员也出身二汽。

“而在生活中,打开电视,有东风电视台;翻开报纸,有专门的东风新闻版。走在街上,路牌上能见到车城路,购物有车城商场,住宅小区有车城新村……宾馆的名字除了车城宾馆,还有 像‘车身宾馆’这样在别处想都没法想象得到的古怪名字。”

【图说:汽车类工业院校在这里很多见(王千马摄)】

更重要的是,作为十堰最大的企业,二汽的工业产值在当年占十堰市总量的57%;它还是十堰最大的纳税户,每年上缴的税收占十堰市财政收入的50%左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汽就是十堰的天,不能塌下来。

尽管外界“群狼环伺”,但十堰也要赤膊一战。

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 压力之下的十堰不由自主地选择了“反弹”,开启了自己的持续反抗。

第一战似乎比较成功,由于各种原因,武汉的呼唤并没有落实。这暂时稳定了十堰的情绪,不过它也将二汽的视线不由自主地拉得更远。

正是在二汽和法国雪铁龙合资成立了神龙汽车的1992年,“市场经济”成为二汽职工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而二汽也正式更名为东风汽车公司。

从“二汽”到“东风”,不仅仅是名字的改变,更意味着东风面临的是国内经济体制转轨、市场转型、需求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的挑战。 这就像它和一汽之间的关系,尽管是根正苗红的亲兄弟,但是面对着市场经济,它们也不再兄友弟恭,而是要在各种领域中“刺刀见红”。 除了解放汽车和东风汽车互不相让对台唱戏,它们还要在轿车领域拼个高下。尤其是外资的加入,更是让战局变得复杂起来。

如果说,在二汽发展初始,十堰空间之困还没那么明显,不管情愿不情愿,还可以借助襄阳来疏解,但是当二汽发展到这一阶段,十堰单一与落后的交通、工业用地不足及“先厂后城”导致其积累下太多的基础设施和文化方面的“历史欠账”,注定了十堰的地理和区位环境与汽车产业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劳动力密集、产业关联度高的特征已经极其不匹配。

东风当年曾流传这样一个笑谈:由于交通不便,东风公司的主要商务活动都不在十堰总部,自然而然,老总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奔波,当东风总部的工作人员看到老总回来的时候,都是说“公司老总来了”,而非“公司老总回来了”。

各种因素的叠加,让二汽对山外的世界更加渴望。

当时有高层曾提出“三级跳”的设想:第一级,跳到襄樊;第二级,跳到武汉;第三级,跳到惠州。

当时东风内心里的希望,自然是要跳就要跳得彻底,最终的目的是要到经济最发达、市场更前沿的珠三角地区。

也就在二汽更名的1992年,它也曾着手南下,派人前往惠州整合正面临生死考验的熊猫汽车——这个已经建了厂房和生产线,却苦于无“准生证”,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企业——从而希望在轿车项目上有所突破。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1996年,始终未获得资质的熊猫汽车不得不宣布流产,东风汽车惠州项目搁浅。

不过,这也为风神汽车在南方的销售搭建了网络,更重要的是,东风最终牵手日产。

但是它的这一举动,对湖北却造成了极大的情感伤害。

在十堰的多年发展,已经让东风成为湖北人心目中根深蒂固的“自家企业”。

况且东风一旦出了省,更会让留守十堰的10万多名职工产生被彻底遗弃的感觉。万一“迁都”与十堰发生利害冲突,谁来摆平?

原文链接:https://www.ninidao.com/cyzx/9935.html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长春新闻网(www.ninidao.com)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3592932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